<i id='men0i'></i>

<code id='men0i'><strong id='men0i'></strong></code>
  • <tr id='men0i'><strong id='men0i'></strong><small id='men0i'></small><button id='men0i'></button><li id='men0i'><noscript id='men0i'><big id='men0i'></big><dt id='men0i'></dt></noscript></li></tr><ol id='men0i'><table id='men0i'><blockquote id='men0i'><tbody id='men0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en0i'></u><kbd id='men0i'><kbd id='men0i'></kbd></kbd>
  • <acronym id='men0i'><em id='men0i'></em><td id='men0i'><div id='men0i'></div></td></acronym><address id='men0i'><big id='men0i'><big id='men0i'></big><legend id='men0i'></legend></big></address>
      <ins id='men0i'></ins>

    1. <dl id='men0i'></dl>

        <fieldset id='men0i'></fieldset>
        <span id='men0i'></span><i id='men0i'><div id='men0i'><ins id='men0i'></ins></div></i>

            權遊爛尾的原因,是HBO把心思都用在這9.6分新劇上瞭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2020国产最就视频_2020国拍夫妻自产在线_2020国拍自产在线直播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原標題:權遊爛尾的原因,是HBO把心思都用在這9.6分新劇上瞭

            Sir的心被震顫瞭一小時。

            這句話絕無誇張之嫌。

            像是一隻手,將你拽進最絕望的現場。

            像是一個幽靈,從過去飄來,靜靜潛伏在你的身後。

            這部劇的好。

            是好到讓你無法呼吸。

            《切爾諾貝利》

            Chernobyl

            HBO五集迷你劇。

            幾乎搶走自傢兄弟劇的一半風頭——

            5號《權遊》的第四集遭遇口碑滑鐵盧,IMDb僅得6.6分。

            而隔天釋出的《切爾諾貝利》,首集拿到9.3。

            有人說它比異鬼大戰場面更加震撼和慘烈。

            劇名直入主題。

            聚焦史詩級災難事故——切爾諾貝利核泄漏。

            以下內容有部分劇透。

            但這也是一部無需回避劇透的劇。

            因為歷史,早已寫下不容修改的劇本。

            巨響

            1986年的那場爆炸,似乎離我們已經遠去。

            專傢稱,消除其核泄漏事故後遺癥需800年,而反應堆核心下方的輻射自然分化則需幾百萬年。

            來看一組更直觀的數據:

            400倍:這次災難所釋放出的輻射線劑量,是二戰時期爆炸於廣島的原子彈的400倍以上;

            27萬:27萬人因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患上癌癥,其中致死9.3萬人;

            50萬:參與搶救切爾諾貝利的英雄有50萬人;

            20億:建立在白俄羅斯國傢科學院研究成果上的報告說,全球共有20億人口受切爾諾貝利事故影響。

            然而很難想象。

            這樣一場世紀災難發生後的5天。

            基輔如期舉行瞭勞動節慶典,一派歡樂熱鬧的景象。

            無人知曉130公裡外的切爾諾貝利發生瞭什麼。

            一場“人為”的天災,其背後森冷的謊言與真相。

            本劇如何表現這蝕骨的真實?

            開頭,就以極具儀式感的死亡切入。

            過道帶來的縱深感中,鏡頭推進得就像某種窺探。

            也暗示,這是一個被監視的人。

            一名事故的見證者,正錄下自述。

            錄完,將磁帶包得嚴實,假意出門倒垃圾,再把磁帶塞入隱蔽處。

            回到傢中,點一支煙,匆忙抽上幾口。

            地上,是為貓咪提早準備的四天份貓糧。

            桌上,潔白手帕上隱約有血跡。

            與此同時,時鐘滴答作響,伴有絞緊繩索的摩擦聲,屏幕內外的弦都在越繃越緊。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

            一切歸於死寂……

            開場6分鐘,這部劇的主角就死瞭。

            導演說,無需鋪墊,無需設置懸念,因為事實已經過於戲劇性瞭。

            諷刺

            就像所有災難發生前慣常的那樣。

            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平靜得出奇。

            多視角切換下,每一群體都有各自的立場,但基於安逸的無知無覺,將他們卷入瞭同一個漩渦。

            消防員瓦西裡,深夜奔赴事故現場救援。

            他以為那是一場普通火災。

            同樣不明所以的,還有他的同事米沙,無意間撿起地上的“石塊”擺弄。

            可隨後,他剛剛帶著手套的那隻手,開始潰爛……

            看到這裡,Sir渾身一顫。

            現實中,據當年的消防車駕駛員格裡戈裡回憶:

            我們在凌晨1:45-1:50時到瞭那裡……看到瞭散落的石墨屑米沙問:“那是不是石墨?”

            我踢開瞭它,一個消防員撿起來看瞭一下,說:“這是熱的。”

            它們有大有小,小的能夠拿在手裡……我們對輻射瞭解得不多,即使是在那裡工作的也是如此。

            劇中米拉抓起的,顯然就是反應堆芯強輻核源。

            然而這個人間地獄。

            正在遠處被人們當做美景觀賞。

            大傢隻知道,發電站著火瞭。

            在不知情中。

            他們被遠處絢爛的光柱吸引,發出感嘆。

            仿佛是一場煙火晚會。

            結束後還伴隨著紛紛揚揚的灰屑。

            落在女孩的銀發上,落在孩子們好奇的臉上。

            鏡頭,美極瞭。

            然而他們還不知道,這些塵埃,正是從反應堆中噴薄而出,隨著大火被播散到各個角落……

            這是最令人心痛的死亡之美。

            謊言

            一時間,沒有人敢相信發生瞭什麼。

            在現場的人好像都被震傻瞭。

            於是開始欺騙自己。

            爆炸後,核電站的技術人員,第一時間報告上級,反應堆堆芯爆炸。

            副總工迪亞特洛夫,聽後第一反應是自我催眠:

            堆芯不可能爆炸

            他走出實驗室,透過炸碎的玻璃看向外面,分明一地的石墨碎塊……

            一個“裝睡的人”,又怎會被叫醒?

            而一個謊言,接下來總要用無數個謊言來圓。

            儀表盤測量顯示讀數,已是儀表上限,3.6倫琴。他卻睜著眼睛說瞎話:

            Not terrible(不太糟)

            他向上頭領導匯報。

            廠長佈卡諾夫最先關心的,不是事故原因和進展,而是自己的“烏紗帽”:

            三人開小會,明面上匯報情況,暗地裡搶著推卸責任。

            副總工隱去爆炸實情,隻說是突發火災。

            絕口不提事故具體原因,隻說自己按照總工福明的方案執行,才引起屋頂起火。

            福明自然拒絕背鍋,直指副總工才是直接監督人。

            最諷刺的是,當被問到輻射情況,廠長聽到3.6倫琴這個讀數。

            與副總工的反應驚人一致:

            Not horrifying(不太糟)

            3.6倫琴,到底什麼概念?

            RBMK反應堆專傢瓦列利(傑瑞德·哈裡斯 飾)接到當局電話,當他得知這個讀數:

            那還挺嚴重 你們應該撤離

            事實上,3.6倫琴的確是很好的情況。

            因為隨後工作人員又用瞭一個200倫琴量程的儀器去測量。

            結果,爆表瞭……

            造成惡果的,根本不是集體的失智,而是集體的傲慢,催生出的彌天大謊。

            謊言的高潮,是一場緊急會議。

            廠長向當地的執行委員們匯報,將事故原因歸結為,水箱故障引發的火災。

            廠長一邊,各種明示暗示核工業屬於機密項目,不能有任何負面流出。

            委員會一邊,提出已經有嘔吐、燒傷案例,建議組織民眾安全撤離。

            最有發言權的能源局局長發話,終結瞭對峙。

            一個細節。

            他問,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真名叫什麼。

            大傢才反應過來,切爾諾貝利隻是地名,而核電站的正規叫法應該是——

            弗拉迪米爾·I·列寧核電站。

            對。

            這是一座有紀律性的核電站。

            它首先屬於中央,其次才坐落在切爾諾貝利。

            所以,是周圍的人重要,還是“影響”更重要?

            他下達命令——

            我們封鎖城市

            誰都不許離開

            切斷電話線

            以防消息誤傳

            我們需要防止人民

            破壞自己的勞動成果

            關於此事,當時隻出現過一則相關報道。

            刊載於《真理報》三版,小標題是:

            “危險已經過去。”

            “紙”包住瞭“火”。

            然而。

            消息可以封鎖,但沒人能阻擋核同位素侵襲肆虐。

            鎮上的空氣都在發光,那是粒子在空氣中的傳播速度超過瞭光速,產生核輻射效應。

            真相不是用紙寫的。

            真相

            事故到底因何發生,如何進一步施救、追責,將是後續劇集的重頭戲。

            這時長1小時的第一集,已是開瞭個好頭。

            由於前蘇聯政府擔心引起人民恐慌,所以居民們並沒有被告知事情的全部真相。

            可他們用自己的身體,記錄下真相。

            救援人員一路跑著運送傷員,跑著跑著自己也倒在地上;

            一名核電站工作人員,為瞭保證同伴順利進入核反應堆大廳,用身體抵住高輻射的大門,眼見身上傷口大面積綻開。

            值班長和技術員為控制災情擴大,進入總控室手動關閘門,冷卻反應堆。

            兩人暴露在輻射中,一邊關著數不盡的閥門,一邊聊天。

            一個更執拗,堅定地說操作沒有問題;一個哭著自責,覺得必然是哪裡出瞭錯。

            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人,讓人猜測他們平日工作中,少不瞭拌嘴。

            卻自願前來執行“死亡任務”。

            他們動作放緩,意識逐漸渙散,皮膚滲出血跡。

            可他們手上的動作都沒停……

            與此同時,開瞭上帝視角的我們知道。

            圓桌會議上,老領導顫顫巍巍地進行完一番偉光正的發言後,下屬們紛紛打雞血式鼓掌。

            事故發生後,下達緊急通知,領導的安全被優先考慮。

            而真正發光發熱的人,在為人所不知的地方,以生命做代價,換取民眾的安全。

            在本集,最震撼Sir的一個鏡頭,主角不是無畏的善者,也不是說謊的惡人。

            而是在謊言的重重包圍下,一個被迫觸碰到真相的人。

            技術人員迪亞特洛夫帶來噩耗,輻射量已達到200倫琴。

            可笑總工並不相信,還命令他親去廠房樓頂,測量數值。

            當他目睹,濃重的放射性煙塵從堆芯滾滾升起。

            鏡頭焦灼在他的背影上,短短10秒,看得Sir煎熬。

            當他緩緩轉過頭,臉部皮膚已被輻射灼傷至發紅。

            這已經是個將死之人瞭。

            鏡頭掠過災後廢墟、污染下的林地,落在尚有藍天的遠方,對準還未被災難吞噬的普通人。

            藍天下,戴紅領巾的孩童如常放學回傢。

            突然,一隻鳥墜落,略作掙紮後斷瞭氣。

            不得不聯想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女作傢,S.A阿列克謝耶維奇在《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關於死亡還是愛情》中描寫的場景:

            最糟糕也最令人費解的是,一切都那麼美!那是最糟的部分,你放眼望去,一切事物都好美。所有人的表情都很瘋狂,包括我們的在內,我再也不會看到那種表情瞭。司機不明白鳥兒為什麼不停朝車窗撞來,好像瞎掉一樣。那些鳥不是瘋瞭,就是打算自殺。

            這裡發生的一切,甚至包括補救,都是瘋狂的。

            同時,死亡也在瘋狂蔓延。

            片中兩次提到金屬的味道。一次出自消防員,一次出自核電站技術人員。

            那不光是字面意思上的金屬味。

            血,也是金屬味的。

            《切爾諾貝利》在說,真相有時不會用紙寫下來。

            但會用墜落的鳥兒、不毛的土地和人命寫下來。

            這正如開頭所說。

            所有謊言在此刻都不會奏效。

            它隻是在透支未來的代價。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

            並不是它會被錯當成真相

            真正的危險是

            如果我們聽瞭太多謊言

            會再無法分辨真相

            到時我們要怎麼辦

            隻能拋棄追求真相的希望

            而滿足於編造的故事

            在這些故事裡,我們不關心英雄是誰

            隻想知道,該責怪誰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