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ypvy9'><strong id='ypvy9'></strong></code>
  1. <i id='ypvy9'></i>
      1. <tr id='ypvy9'><strong id='ypvy9'></strong><small id='ypvy9'></small><button id='ypvy9'></button><li id='ypvy9'><noscript id='ypvy9'><big id='ypvy9'></big><dt id='ypvy9'></dt></noscript></li></tr><ol id='ypvy9'><table id='ypvy9'><blockquote id='ypvy9'><tbody id='ypvy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pvy9'></u><kbd id='ypvy9'><kbd id='ypvy9'></kbd></kbd>
      2. <dl id='ypvy9'></dl>
        <acronym id='ypvy9'><em id='ypvy9'></em><td id='ypvy9'><div id='ypvy9'></div></td></acronym><address id='ypvy9'><big id='ypvy9'><big id='ypvy9'></big><legend id='ypvy9'></legend></big></address>

        <span id='ypvy9'></span>
        <fieldset id='ypvy9'></fieldset>
        <i id='ypvy9'><div id='ypvy9'><ins id='ypvy9'></ins></div></i>

        <ins id='ypvy9'></ins>

          影評人丨演而優則導,凱特大魔王攜新劇挑戰土澳難民困境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2020国产最就视频_2020国拍夫妻自产在线_2020国拍自产在线直播

          剛剛落幕不久的德國柏林電影節可能是這些年最熱鬧的一屆,人們不光見證瞭被炒作成“改寫影史”卻最終“被影史改寫”而顆粒無收的《列夫·朗道:娜塔莎》,見證瞭約翰尼·德普從商業爛片的回歸(?)之作《水俁病》;還見證瞭從萬夫所指的醜聞中仍然脫穎而出波蘭斯基《我控訴》以及同時發生的場內抗議、場外遊行和墻內豆瓣沒看片先刷低分的鬧劇。

          在見證歷史的同時,一部本該同樣備受期待的新劇被悄悄在新聞之中。當地時間2月26日,前一晚還被狗仔拍到和朋友快樂暢飲的大魔王凱特·佈蘭切特,攜自編自導自演新劇《無界之殤》亮相第70屆柏林電影節特別展映劇集單元。“新人導演”大魔王的幕後之路看起來一帆風順,這到底是柏林電影節向德藝雙馨女藝術傢賣的人情,還是硬實力殺出重圍擠上國際舞臺呢?我偏向於後者。

          《無界之殤》根據一則臭名昭著的真實醜聞改編,三條線索分別展開。空姐索菲出生在澳大利亞德裔傢庭,從小在苛刻冷漠傢庭中長大的她總希望在生活中找到確實的關愛——於是不奇怪,她陷入瞭傳銷課程的圈套。每個禮拜400刀的“課程費”除瞭獲得登上舞臺的舞蹈夢想,敞開心扉獲得關愛,更讓她像待宰羔羊陷進傳銷首腦的性陷阱。在恍惚中因為被性侵而精神崩潰頭的索菲陰差陽錯被當作非法偷渡者關進瞭移民監獄……

          為瞭躲避薩達姆政權的死亡陰影,難民艾默爾一傢千裡迢迢從伊拉克出發借道印尼打算偷渡前往澳大利亞,在另一片樂土重新來過。沒想到的是偷渡過程意外重重,一邊是蛇頭卷錢跑路的欺騙,另一邊是女兒病痛的日益加重,他不得不痛下決斷,用身體為傢人斷後,傢人先行一步偷渡澳洲……

          當巴頓意識到已經不能靠避世來應付拮據的生活和撫養剛剛降生的孩子,聽從死黨的建議去移民局監獄找一份工作養傢糊口看起來應該是唯一的選擇。初來乍到的巴頓還沒有自覺和老油條同事們同流合污,在犯人名單中,他看到瞭索菲,看到瞭艾默爾一傢……

          既然是凱特·佈蘭切特自編自導自演,那首先就得從大魔王開始聊起。眾所周知大魔王的身份除瞭演員、模特、母親以及妻子之外,更惹人註目的是她作為獨立女性參與社會運動的一面。第86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憑借《藍色茉莉》手捧小金人的凱特·佈蘭切特成為瞭奧斯卡歷史上第一次為女權發聲的英雄;2016年便已加入聯合國難民署,時至今日仍然在親力親為參與戰區的難民工作,作為親善大使為難民發生。

          擁有如此的閱歷,2004年澳大利亞移民局臭名昭著的醜聞引起瞭她的關註。當時一名幼年起就生活在澳洲的德裔婦女,被當成精神不健全的非法移民無故關押瞭10個月,該醜聞一經爆光,引發澳洲婦女組織的震怒和抗議,以至於澳洲國會不得不介入此案進行調查。

          懷揣著對電影和社會事業的雙重熱愛,打著提振傢鄉本土影視業的借口,早在好萊塢早已名利雙收的大魔王“帶資進組”從2013年就開始運作這個項目,不光得到瞭聯合國難民署的協助,更拉攏來一幫好萊塢既已成名的澳大利亞籍演員,參與到這部回到老傢本土攝制並探討澳大利亞以及整個世界都在同時疲於應付的難民問題。

          《無界之殤》從概念上來說乍一看還蠻簡單的,一眼可以看穿結局走向的三條線索都不能給老影迷太大的情節刺激,毫不掩飾的左派主題在這個時代也特別不值錢。最起碼開始我是這麼想的。

          沒想到的是影片在如此單薄的基礎上,竟然拍攝出瞭特別具有所謂“電影質感”的犀利影像,三條線索分別由三種主題打造,索菲的混沌,艾默爾的逼仄和巴頓的希望都直觀地可以從視覺上找到答案。三條殊途同歸的線索雖然結合得並不像《大象席地而坐》那般嚴絲合縫,但是流暢的敘事節奏還是不得不令人對其“殺雞偏用殺雞刀”的熟練感到佩服——沒想到澳大利亞影視工業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瞭。

          我喜歡《無界之殤》的兩個原因其中之一是視角的全面,“通天塔”似將不同處境,不同階級角色放置在監獄這種代表暴力與壓迫的空間內,借角色之口逼出瞭難民問題前所有人面對各自的難題。這種視角的全面並不像同題材《未來歲月》裡的“硬拗”把答案擠在一起,而是極力把問題暴露出來,把答案留給觀眾。這種公平的姿態讓它本身為情節設置的處處左派思維看起來更加精明而非狡猾。

          同時編劇取巧的讓難民問題,最後終點回歸到的終點是傢庭問題。三組人馬相聚於移民局監獄,假難民是因為傢庭不幸而精神分裂,真難民是保護傢庭而被迫偷渡,新獄警打工也是為瞭挽救傢庭,一代人的痛苦千差萬別,難民問題也許可以逃得開,但最終誰都逃不開傢庭的陰影。

          坦率的講我並非《卡羅爾》的受眾,但戲裡戲外的凱特·佈蘭切特總能在人文與藝術的交接點吸引到我。在客串演出《無界之殤》的大魔王僅用一兩場戲的歌聲奪取你全部註意力的同時,更要記得她在柏林介紹影片時提到的“你會發現人類很少從過去吸取教訓,過去50年我們不斷重復各種歷史。我們需要的是像《切爾諾貝利》那樣,關心並同當下世界聯系緊密的作品。”現在看來,《無界之殤》值得。